Welcome to 宝盈网址 為夢而年輕!

選擇城市 上海
  • 北方區
  • 南方區
  • 中西部區
  • 長三角區

  |    |    |  

黨建e家

業務垂詢:

電 話:86-21-63721888-11905

郵 箱:smc1@fsg.com.cn
地址:曲陽路1000号外服大廈19樓

郵編:200437
傳 真:86-21-6385 0081/6385 8981

亞投行前行路上的四大挑戰

摘自《人民網》

  “有志者事竟成”。作為中國多年以來的一個夢想,作為新中國成立以來我國經濟外交領域的一次重大勝利,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已正式成立并開業運行。可喜可賀之餘,我們一定要清醒地認識到,這僅僅是萬裡長征的第一步,亞投行所承載的巨大曆史使命需要各方付出艱辛的努力、智慧和汗水才能實現。正如習近平在亞投行開業儀式上的緻辭中所指出的:“亞投行要取得成功,需要各方團結協作、形成合力”。展望未來,有關各方如何才能團結協作,形成合力,是今後亞投行在運營和發展過程中所要面對的重要課題。筆者以為,以下四個方面的艱巨挑戰将考驗着亞投行。

  第一大挑戰,大國間的政治經濟博弈将始終如影随形。在創始成員國中,全球前10大經濟體唯獨缺席美國和日本。且在可預見的近期,美日加入亞投行的可能性也較低。這無疑對未來亞投行的發展蒙上了一層陰影,這些反對、疑慮甚至阻礙的态度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亞投行的正常運作和長遠發展。盡管亞投行僅是一個經濟組織,其未來的成功與否主要取決于它在經濟金融方面的運作,但不可否認,以中國目前的經濟體量和地位,亞投行作為中國第一次真正主導設立的多邊國際金融機構,不可避免地将被卷入大國政治博弈的漩渦,而不僅僅是經濟機制的博弈。

  亞投行作為新生事物,難免會受到以美日為代表的部分國家的反對、疑慮甚至阻礙,這背後實質上反映的是世界主要經濟體對全球經濟金融影響力、話語權與主導權的較量與争奪,以及對所謂“中國威脅論”的潛在擔憂。但是,亞洲經濟崛起與中國和平發展的大勢不可阻擋,各方需要秉承合作共赢的理念,以強大的國家政治意志與娴熟的專業技巧,積極推進全球經濟的有效治理。

  亞投行要堅持開放包容的心态,主動學習現有多邊金融機構的成熟運作經驗,加強與現有國際各類政治經濟力量在項目管理、人員培訓等方面的交流合作。妥善處理好與美、日的關系,通過充分溝通,增信釋疑,争取其理解和支持,力争形成共同合力建設亞洲的局面,避免長期對亞投行抵制或掣肘。未來在時機成熟時,亞投行的朋友圈依然歡迎包括美日在内的其他經濟體的廣泛參與。

  第二大挑戰,推進和改善全球經濟金融治理以及完善自身的公司治理任重而道遠。作為一個全球性金融機構,未來它将如何搭建一個更為理想、合理的治理模式,以便在适應全球治理、兼顧各方實力分配、滿足多元化利益訴求、協調集體利益并适度體現中國主導等諸多方面尋求平衡;以及更進一步,未來它将如何通過自身的實踐去開創全球金融治理的新格局,都将是一個非常巨大而嚴峻的挑戰。

  亞投行的治理結構和議事規則充分借鑒了國際經驗和實踐,既遵循了公司治理型的基本原則,又盡量借鑒成員治理型在多邊協商上的優勢,着眼于提高決策和執行的效率,強調“精簡、廉潔、綠色”的原則和目标。在治理結構上,亞投行設立理事會、董事會、管理層三層管理架構,董事會為非常駐,力求其組成更加平等、更科學合理和更具有代表性;在決策機制上,理事會采用簡單多數、特别多數和超級多數原則進行決策,總投票權由股份投票權、基本投票權以及創始成員享有的創始成員投票權組成,體現了關鍵多數和協商一緻并重的原則。

  動态來看,正式運營之後的亞投行,在完善治理方面,仍需堅持立足亞洲,合理分配并動态調整權力結構和利益格局;注意平衡效率和風險,簡化内部決策流程,降低成員國間協調成本,不斷提高内部運作透明度;加強溝通協調,特别是與發達國家的溝通協調,重要決策盡量民主協商,務求做到公開、公平、公正,努力打造一個包容、開放、透明的新型全球金融機構。

  第三大挑戰,尋求商業性與公益性的統一是其成功運營的關鍵和标志。對于以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為主營方向的亞投行而言,如何在商業性與公益性之間找到一個合适的平衡點至關重要,這是考驗其長遠運作是否成功的一個真正重要的标志。命運共同體最終要建立在利益共同體的基礎上,如果亞投行不能給當初蜂擁而至的國家帶來切實的利益,未來也有可能會一哄而散。

  為化解這種國際壓力,應借鑒世界銀行和亞洲開發銀行等多邊金融機構較成功的運作經驗,在處理商業運作與注重公益的關系時,應把握以下幾個基本原則:一是堅持塑造“精簡、廉潔、綠色”的經營文化和核心理念。二是堅持“商業運行、兼顧公益、保本微利”的價值取向。投資必須考慮資金回報,做到适度投資和審慎投資,力争實現财務可持續。三是堅持投資與治理并重。忽視治理而隻問投資,往往會帶來腐敗盛行、貧富分化及投資依賴等弊病,這在世行和亞行多年的實踐中有着特别慘痛的教訓。堅持這三項 原則,才能真正為亞投行的投資以及投資運行模式構築起一道堅實的防火牆和安全的緩沖墊。

  第四大挑戰,破解安全困境需妥善處理好與其他多邊金融機構的關系。很多國家反對亞投行的一個重要理由是區域内已存在一些國際多邊金融機構,它們彼此間會有潛在的沖突和競争,會形成安全困境。筆者以為,亞投行是對國際多邊開發金融機制進行的“增量”改革和有益補充,與亞行等現有區域性金融機構不存在整體對立關系,将是互補、合作與競争關系,可并行不悖,實現共存互赢。

  亞投行與亞行、金磚國家新發展銀行、上海合作組織開發銀行等,在業務重點、區域涵蓋、地緣和經濟互聯性等方面具有較大不同,彼此完全有條件基本回避交叉與惡性競争、實現合作共赢。退一步講,即使這些機構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競争,也不見得是壞事。市場經濟的靈魂就是鼓勵競争,在合作中競争,在競争中共同提高,競争無疑有助于提高資源配置效率。面對區域内明顯供不應求的基礎設施改善需求和融資需求,廣袤的亞洲地區完全容納得下更多的開放性金融機構,集衆資、集衆智方能成大事。

  應以開放包容的思維去理解和處理亞投行與其他開發銀行的關系,破解不合時宜的安全困境思維。習近平主席指出,亞投行應該奉行開放的區域主義,同現有多邊開發銀行相互補充,應該以其優勢和特色給現有多邊體系增添新活力。亞投行與上述金融機構通過互相競争、協調合作,投資于亞洲的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建設,改善區域貿易和投資的軟硬環境,為亞洲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強有力的資金支持,并以此推動地區經濟的可持續發展,促進地區經濟合作不斷深化。

  此外還需特别強調的一點是,亞投行就其定位而言是國際多邊組織,并不是中國一家的銀行,也不僅僅是服務中國“一帶一路”的單一目标,更無意對抗或颠覆現有的國際金融秩序。團結、發展與繁榮是亞洲大勢所趨,中國作為地區性乃至世界性有影響力的大國,發起設立亞投行,是用自身實際行動表明:中國始終是亞洲團結、發展與繁榮的堅決維護者與支持者。

  我們相信,通過打破傳統的思維方式和合作方式,借助豐富多樣的金融手段,亞投行必将會以創新的形式推動亞洲基礎設施領域的合作,更有效地推進本地區基礎設施建設,也為全球提供更多的公共産品,從而帶動和促進亞洲乃至世界的持續增長與繁榮發展,共創亞洲和世界光明美好的未來。